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海事律師,海關律師,國際貿易律師,海關辯護律師,外貿律師 專業提供海關、海事、外貿法律服務 全國統一咨詢熱線:13311891225
快乐赛车开奖结果 > 網站新聞 > 外貿加工 > 匯業國際貿易律師:商品歸類合規風險分析及立法建議

Title:匯業國際貿易律師:商品歸類合規風險分析及立法建議

Posted by:上海市匯業律師事務所

Time: 2019年04月10日

  匯業國際貿易律師認為商品歸類在進出口活動中的地位極為重要,商品歸類編碼決定了貨物的稅負、貿易管制,對一些通過退稅獲取經營利潤的企業而言,商品歸類直接決定了退稅率及出口貿易的可行性。然而,歸類規則又極具技術難度,商品中的任何細節差別都可能導致不同歸類,從而產生進出口活動的不確定性。

  根據我們多年代理此類案件的經驗,通常企業發生商品歸類差錯,主要由以下幾個原因構成:

  1、僅查看品目條文,而不查看類注、章注;

  關稅稅則的編排看上去像一本字典的樣子,但是我們使用的時候,卻不能完全像字典那樣使用,比如,我們根據產品的名稱,直接在關稅稅則中查找相應的商品名稱,然后把對應的稅則號列向海關申報。其實,這樣做會有很大的歸類差錯風險,因為,關稅稅則中的商品名稱,往往不同于一般生活中的商品概念,稅則中商品名稱的內涵和外延是什么,往往需要結合類注、章注及品目注釋等確定,我們如果不看這些規定,直接根據具體列名來確商品歸類編碼,就可能牛頭不對馬嘴。比如,陶瓷制的閥門,稅則品目8481下,羅列了各種類型閥門,如果我們直接按照閥門歸入8481品目之下,就會產生歸類差錯,因為,84章章注一明確規定,84章產品不包括陶瓷材料制的機器或器具(例如泵)及供任何材料制的機器或器具用的陶瓷零件。

  2、在品目條文、類注、章注有明確規定的前提下,直接運用總規則;

  我們在日常的歸類中,經?;岱⑾忠恍┥唐?,它看起來可以歸入兩個不同的品目,且在稅則號列中也沒有對應的具體列名,這時候可能的第一反應就是判斷商品的基本特征,并以此為據歸入對應品目。在匯業國際貿易律師看來,這種方法看似很有效率,但實際上容易導致歸類差錯,因為,根據商品的基本特征來確定歸類的方法,是由歸類總規則三規定的,但是根據歸類總規則一的規定,只有在品目,類注或章注無其他規定的情形下,才能適用歸類總規則三。因此,對于看似可以歸入兩個品目的商品,首先要進行的是對相關類注、章注的研究,只有在品目,類注或章注均未明確的歸類規定的時候,我們才能按照歸類總規則三的規定,按照基本特征進行商品歸類。

  3、忽視品目注釋、本國子目錄注釋、商品歸類決定與裁定的檢索;

  有些企業在商品歸類時習慣用一本稅則書打天下,當然稅則書包括了歸類總規則、類注、章注和品目條文的所有替換,但是對于商品歸類,尤其是一些疑難商品的歸類來說,僅僅用一本稅則書來決定歸類是遠遠不夠的,根據《海關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管理規定》,《進出口稅則商品及品目注釋》、《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本國子目注釋》以及海關總署發布的關于商品歸類的行政裁定、商品歸類決定的要求都是商品歸類的法定依據。比如,歸類總規則,確定了商品歸類的基本要求,以及如何解決疑難歸類問題的方法和路徑,但是,歸類總規則本身的文字含義應如何理解的解釋,可能無法從歸類總規則中推出,這時候就需要從《品目注釋中》得到進一步的詳細信息,比如,歸類總規則三(二)規定,零售的成套貨品,如果不能按照規則三(一)歸類時,在本款可適用的條件下,應按構成商品基本特征的材料或部件歸類。這條規則的適用的前提是,必須要確定什么是零售的成套商品,這一點,在歸類總規則中并沒有明確,但是在《品目注釋》中,就有具體的規定,幫助我們確定申報商品是否屬于零售的成套商品,從而為適用基本特征歸類指明了方向。

  4、確定子目時未按逐級比較原則進行子目檢索;

  在根據類注、章注、品目條文確定歸類編碼的前四位品目之后,就需要根據具體子目條文確定八位商品編碼,這時候需要注意子目逐級比較原則,即首先確定第1位子目的編號(歸類編碼第五位),然后是第二位子目(歸類編碼第六位)等依次類推。容易發生的問題是,在確定前四位品目之后,如發現在該品目下有明確的對應商品的具體名稱,這時候容易忽視逐級比較原則,而直接以名目下的具體名稱商品所對應的稅則號列向海關申報,這是容易產生歸類風險的。比如,家用的彈簧秤,屬于一種衡器,我們很容易找到對應的8421品目,而在該品目下的8421.8120子目就是明確列名的彈簧秤。但是此時,我們就以這個八位數歸類編碼,作為家用彈簧秤的稅則號列向海關申報就會發生歸類錯誤,因為,該品目的一級子目中就明確列名了家用秤,即8421.1000,換言之,一級子目的其他序列號不包含家用秤,所以8421.8120不包括家用的彈簧秤。如果我們遵循逐級比較的原則確定子目歸類,就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由于商品歸類的技術性較高,因商品歸類申報錯誤導致的追征稅款及追究法律責任情事層出不窮,商品歸類給企業的進出口活動帶來了較高的法律風險。在進出口商品之前,如果能夠由海關事先對企業具體進出口商品的歸類編號作出明確認定,勢必有利于增強企業對進出口貿易活動的可預期性,同時,即使以后海關對預歸類認定的商品歸類有不同意見,理論上也不應對先前按海關預歸類進行申報的行為作行政處罰。因此,可以說向海關申請預歸類是降低企業貿易合規性風險重要途徑。

  2018年2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預裁定管理暫行辦法》,對企業申請預歸類裁定的相關程序及要求作了規定,需要注意的是:

  1、海關預歸類裁定具有不穩定性。企業不能認為獲得了海關預裁定決定書就萬事大吉,一勞永逸,這是因為:

  A. 預裁定決定所依據的法律、行政法規、海關規章以及海關總署公告相關規定發生變化,影響其效力的,預裁定決定自動失效。這就意味著,即使企業獲取了海關預歸類裁定,仍要時時關注海關歸類相關規定的變化,比如,海關最新發布的歸類決定公告等。如果新頒布的歸類規則與預歸類裁定存在沖突的,則應以新出臺的歸類規則為準,與之相沖突的預歸類裁定決定自動失效。此時,如果企業仍然按照失效的預歸類裁定認定的歸類編號進行申報,則可能構成申報不實的法律責任。相較而言,原先《海關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管理規定》中,對于有關規定發生變化導致《預歸類決定書》不再適用的,需由作出《預歸類決定書》的直屬海關制發《通知單》,或者發布公告,通知申請人停止使用有關的《預歸類決定書》。而在預歸類裁定程序中,并沒有規定海關對于預裁定失效的告知義務,企業需要更多關注預歸類裁定效力的持續性。

  B. 已生效的預裁定決定有錯誤的,由海關予以撤銷,并且通知申請人:

  C. 預裁定決定有效期為3年。預歸類效力的期間限制容易被企業忽略,相較而言,原先《海關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管理規定》中,并未對海關預歸類決定作出期間效力的規定,因此原先的預歸類決定理論上只要不被撤銷則長期有效。而此次預裁定辦法,明確規定了預裁定決定的效力期限,因此,企業在獲得海關預歸類裁定3年后,如需繼續維持商品歸類的可預期效果,仍然需要向海關申請預歸類裁定。

  2、申請預歸類裁定可能產生被動的效果

  企業可能希望通過獲取預歸類裁定來固定關稅稅率、退稅稅率或者貿易管制方面的權益,但是,預歸類裁定也可能作出與企業預期不同的歸類編碼認定,此時,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預裁定管理暫行辦法》,申請人在預裁定決定有效期內進出口與預裁定決定列明情形相同的貨物,應當按照預裁定決定申報。

  此外,如預裁定決定作出的歸類編碼認定,與企業先前申報的相同商品的歸類編碼不一致,則可反證過去歸類編碼申報的錯誤,此時可能會引致海關稽查或行政處罰等法律后果。

  3、不準確的申請材料可能導致預歸類裁定無效

  由于預歸類裁定是在貨物實際進出口前作出的,不是對實際進出口貨物進行的歸類認定,因此,預歸類裁定是建立在企業提交的相關材料或實物的基礎上,如果企業在申請時,因故沒有準確、全面、真實的提供這些材料或實物,則海關可以撤銷該預歸類裁定決定,且被撤銷的決定自始無效。因此,在貨物實際進出口查驗或海關稽查中發現的歸類錯誤,如果涉案貨物與預歸類申請時提交的相關資料或實物有出入,導致歸類認定上的差異,則海關可以撤銷預歸類裁定決定,當然這個預歸類裁定決定就不能對企業先前申報行為提供免責依據。

  4、申請預歸類裁定時涉及商業秘密的,應及時向海關提出

  根據《海關預裁定管理暫行辦法》的規定,除涉及商業秘密的外,海關可以對外公開預裁定決定的替換,這項內容不同于原先預歸類決定的規則,原先《海關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管理規定》中并沒有規定海關可以公布預歸類決定。因此企業在向海關遞交預裁定申請時,如涉及本企業商業秘密的,應當及時以書面方式向海關提出要求,并且列明具體內容,海關應按照國家有關規定承擔保密義務。

  5、根據海關總署公告2018年第138號,自2019年1月1日起,各直屬海關以往制發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商品預歸類決定書》停止使用。

  實踐中,一些公司對于發生商品歸類編碼爭議是否會導致海關追加處罰仍存在僥幸心理,多以為貨物貨值不大,即使被海關處罰后,罰金也不會過高。但是,海關無論是行使稽查權還是行使處罰權,對于長期從事商品進出口的公司而言,可能不僅僅針對一票進出運貨物進行處理。

  舉例而言,如某企業這些年一直在進口電子儀器類產品,公司查詢了同行及國外廠商的歸類,確定了自己的商品歸類號,這些年海關一直沒有提出異議,但是今年年初,海關認為公司進口的稅號不對,依照海關認定的稅號,公司的關稅稅率達10%,而公司申報的稅號稅率僅5%,海關由此啟動了對企業近三年海關歸類申報情況的專項稽查。如稽查認定商品HS編碼不實,可能引發的法律后果主要有如下:

  (一)追征稅款: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法》第六十二條“進出口貨物、進出境物品放行后,海關發現少征或者漏征稅款,應當自繳納稅款或者貨物、物品放行之日起一年內,向納稅義務人補征。因納稅義務人違反規定而造成的少征或者漏征,海關在三年以內可以追征。并按日萬分之五的比例追加滯納金?!?

  (二)行政處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行政處罰實施條例》第15條:“進出口貨物的品名、稅則號列、數量、規格、價格、貿易方式、原產地、啟運地、運抵地、最終目的地或者其他應當申報的項目未申報或者申報不實的,分別依照下列規定予以處罰,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 ……(4)、影響國家稅款征收的,處漏繳稅款30%以上2倍以下????!?

  (三)信用降級: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企業信用管理辦法》第十二條“企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海關認定為失信企業:(二)非報關企業1年內違反海關監管規定行為次數超過上年度報關單、進出境備案清單、進出境運輸工具艙單等相關單證總票數千分之一且被海關行政處罰金額累計超過100萬元的?!?

  對此,我們作為專業的海關律師團隊,提出如下建議:

  第一、確定正確的商品信息

  歸類規則之所以技術性強,是因為規則涉及的商品細節條件繁多,我們常將商品歸類解釋為商品品名對應的編號,其實不是太準確,很多同一品名的商品在不同材質、功能、用途及結構下,實際適用不同的歸類編號,即品名與歸類編號之間不總是一一對應關系,比如同樣是品名為“巧克力”,“白巧克力”和“黑巧克力”的歸類就有天壤之別,它們甚至不屬于一個章節。這就要求實施歸類者充分掌握商品的一切必要信息后才開始著手歸類。實踐中,大多數企業的歸類人員并不直接接觸產品,而是被動的從其他部門得到商品情況,以簡單籠統的商品信息進行歸類,這樣往往存在歸類錯誤的風險隱患。我們在執業中注意到,有些企業成立了由采購、生產、銷售各環節相關部門的聯席會議,由關務人員主導對商品信息進行全面收集和研析,在此基礎上根據歸類規則決定商品歸類,這種模式實值推薦。

  第二、重視歸類推導程序

  之所以要重視歸類推導程序,是因為實踐中有太多的誤解,即將稅則書視作字典,拿到商品名稱后直接翻閱稅則,查找相同品名稅目來確定歸類,這樣往往會導致歸類錯誤。歸類活動具有法定的邏輯程序,比如根據歸類總規則一,首先通過類注、章注、品目條文來確定或者排除相關類、章及品目,然后在子目中層層推導,必要時根據歸類總規則三來判定多個品目之間的取舍等。由于不同的歸類程序實際上會得出不同的歸類結果,很多歸類錯誤并非對實體規則的疏忽,而是適用了錯誤的歸類程序。我們在執業中注意到,有些企業根據歸類規則制定了嚴密的歸類程序,并將其作為企業內控規范的組成部分,這種制度一方面使得企業在歸類活動中的正確率得以提高,避免了原則性歸類錯誤;另一方面在發生歸類爭議時,便于回溯原因、及時配合海關進行歸類審核。

  第三、掌握歸類依據

  《進出口商品稅則》列示的類注、章注、品目條文是我們用以歸類的基本依據。但是商品世界包羅萬象,且層出不窮,一本稅則不可能對涉及商品的細節作出詳細解釋,有鑒于此,《進出口稅則商品及品目注釋》一書對稅則的所列商品及品目作了詳盡解釋,事實上擴充或者限定了稅則有關商品的范圍,值得注意的是,《品目注釋》不僅僅是一本注釋書,其內容同樣是確定歸類編碼的法定依據,因此在歸類活動中,尤其是對于一些疑難商品,稅則必須配合《品目注釋》同時使用才能正確合法的進行歸類。此外,《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本國子目注釋》、海關總署發布的關于商品歸類的行政裁定、商品歸類決定也是歸類規則的組成部分,雖然這些文件涉及的商品范圍,比不上《品目注釋》全面周詳,但是隨著歷年積累,這類文件在歸類領域將起到重要作用,企業在歸類過程中也需要結合使用,反之,如果上述文件已經明確列名的商品歸類,企業未按照規定申報的,就可能被定性為申報不實。

  第四、完善的歸類記錄與更新

  企業內部良好的歸類管理制度,不僅有助于提高歸類準確率,同時也有利于與海關的溝通。比如存檔制度,企業確定歸類的過程往往也是一個信息交流的過程,不同部門、買賣雙方或者國內外母子公司之間需要交流商品信息以便確定歸類,這些交流信息往往對證明商品歸類正確性具有重要作用,但實踐中,這些交流往往通過個人電子郵件進行,如果遇到人員調整,這些信息就容易散失,一旦海關要求補充說明歸類依據,就很難及時遞交有關信息。因此,歸類過程中的交流文件最好建立專門的企業存檔,在企業范圍內可以查詢。再比如,一些企業根據自身產品特點建立了歸類規則資料庫,既方便企業內部查詢,也便于關務培訓。但是,實踐中也有些企業對歸類規則資料沒有做好定期更新,或者僅每年隨著稅則修訂更新一次,近年來海關商品歸類決定、裁定等文件往往一年內不定期增補,一旦涉及企業產品,就容易會發生歸類錯誤,因此,我們建議企業應當建立歸類政策動態跟蹤機制,使企業產品能夠隨時適應歸類規則的更新變化。

  目前涉及商品歸類在《海關法》和《關稅條例》中尚未形式一整套的制度體系,鑒于商品歸類存在一定技術難度,并且客觀上存在對同一產品的不同商品歸類認識,因此,一方面要加強對歸類依據的法律定位,提升商品歸類注釋的法律層級,另一方面在《關稅法》立法中建議充分?;ど埔饃甌?,包容合理過失,對此,我們提出如下建議:

  一、將《進出口稅則商品及品目注釋》明確作為歸類的法律依據

  世界海關組織(World Customs Organization,簡稱WCO)為使各締約方能夠統一理解、準確執行《協調制度》,主持編制了《商品名稱及編碼協調制度注釋》(Explanatory Notes to the Harmonized Commodity Description and Coding System)(簡稱《協調制度注釋》),《協調制度注釋》是《協調制度》所列商品及品目范圍的最權威的解釋,是《協調制度》實施的重要組成部分。

  自1992年我國采用《協調制度》以來,我國海關已先后翻譯出版了1992年版、1996年版、2002年版和2007年版,2012版2017版《協調制度注釋》,事實上已經對稅則中的總規則及部分品目子目的內涵和外延作出更為明確和具體解釋,對我國海關和有關進出口管理等部門以及從事與國際貿易的進出口企業正確進行商品歸類發揮了積極指導和規范作用。

  但是目前該注釋的法律效力卻似乎并不確定。

  以《關稅條例》為例,《關稅條例》第三十一條規定“納稅義務人應當按照《稅則》規定的目錄條文和歸類總規則、類注、章注、子目注釋以及其他歸類注釋,對其申報的進出口貨物進行商品歸類,并歸入相應的稅則號列;海關應當依法審核確定該貨物的商品歸類”,但是細究該條文中其他歸類注釋究竟何指,沒有明確定義。

  而在《稅則》(作為行政法規)中的總規則一,規定“具有法律效力的歸類,應按品目條文和有關類注、章注確定?!彼坪跤峙懦恕鍍紡孔⑹汀返姆尚Я?。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管理規定》稱,“本規定所稱的商品歸類是指在《商品名稱及編碼協調制度公約》商品分類目錄體系下,以《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為基礎,按照《進出口稅則商品及品目注釋》、《中華人民共和國進出口稅則本國子目注釋》以及海關總署發布的關于商品歸類的行政裁定、商品歸類決定的要求,確定進出口貨物商品編碼的活動”。似乎又將《品目注釋》列入部門規章的法律效力。

  據此,我們建議在《關稅法》中明確將《進出口稅則商品及品目注釋》規定為納稅義務人和海關歸類審價的主要法律依據之一,并在執法實踐中統一認識。

  二、從法律層面明確預歸類裁定的免責效力。

  實踐中,諸如HS編碼歸類等申報工作,技術性強,而依照《海關法》第43條及《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管理規定》第15條等法律、法規規定,當事人可以向海關申報作商品的預歸類,但是實踐中,很多直屬海關迫于歸類決定的風險性、人員工作的壓力、歸類商品的疑難性等因素,拒絕或推諉為當事人進行預歸類,而是將歸類職能委托或指派給社會第三方。同時目前,涉及海關歸類爭議的解決,以總署公告形式發布的有2007年第51號文,即《進出口貨物商品歸類磋商與質疑程序》,全文只有5條規定,雖然賦予了當事人具有與海關就歸類爭議案件進行磋商的救濟權利,但是沒有細化的實施細則,實際操作中爭議頗多。 而今年出臺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關預裁定管理暫行辦法》,雖然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上述缺陷,但毋庸置疑的是,《預裁定管理暫行辦法》立法層面較低,屬于部門法范疇,且針對海關業已作出的預歸類與預裁定發生矛盾或沖突的時候,企業能否免責沒有具體規定,據此,我們建議在《關稅法》立法中,能就商品歸類爭議給予企業明確的程序性救濟途徑和制度規范。我們建議在立法中應明確如進出口企業按照預歸類裁定進行的歸類申報,即使后來被海關認定歸類錯誤,不僅應當免除法律責任,還應當不予補繳稅款,這是行政法治信賴利益?;ぴ虻撓τ芍?。

  三、明確歸類差錯自我披露的責任豁免及其程序

  在新修訂的海關稽查條例中規定了“與進出口貨物直接有關的企業、單位主動向海關報告其違反海關監管規定的行為,并接受海關處理的,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行政處罰?!?,從而在海關監管領域宣告建立自我披露制度。自我披露免責是我國關稅征管領域的重大改革,建立自我披露制度是借鑒國際海關的先進管理經驗,探索實施激勵式的執法方式,引導和鼓勵企業加強自我管理和自我檢查,形成企業自律、主動報告、主動檢查的自律機制。自主披露機制在世貿組織《貿易便利化協定》有明確規定,“如一當事人在一成員海關發現其違反行為前自愿向海關披露其違反海關法律、法規或程序性要求的行為,則鼓勵該成員在確定對其的處罰時,適當考慮將此事實作為可能的減輕因素”。遺憾的是,在我國現行的《海關法》及《關稅條例》中并沒有采納自主披露機制,直到《海關稽查條例》修訂時,才明確企業主動披露違法海關監管的行為,應當從輕或減輕行政處罰。我們認為,鑒于商品歸類屬于技術性較強的申報行為,企業差錯率較高,應當同樣給予企業類似海關稽查條例中類似的自主披露歸類差錯的救濟途徑,并對及時挽回國家稅款損失的差錯申報明確不予處罰。由于商品歸類屬于完稅價格申報,故應當在《關稅法》立法之中明確其法律定性,并進一步明確法律責任豁免的具體規則及程序。

Tag: